邵阳市教育局
教育精准扶贫
一次沉重的走访(阮亚平 曾敦武)
发布时间:2019-05-20 16:37 | 点击数: 字体:【

一次沉重的走访

--市教育局驻邵阳县塘渡口镇老木塘村工作队

    老木塘村22个院落35个村民小组4488人,绝大部分是陈姓人,绝大部分或傍049县道而居,或依平川建造院落,唯有太平9组一侯姓人群却偏居大岭山顶一隅。好些人家耐不住大山的封闭和寂静,搬离山顶,移居山下,呼吸着现代文明的空气,只有六户固执地坚守着祖宗的阵地,舍不得离开山顶半步,重复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原始生活。第一次爬上山顶例行走访,我那根分管联想的神经立即联通了土著人部落。

  山顶上这六户人家,有两户是建档立卡贫困户,一户是兜底贫困户侯跃林,另一户是低保贫困户侯爱国。侯跃林的家在山顶,侯爱国的家接近山腰。我们走访的习惯是自上而下,按照走访的顺序,先去侯跃林家。

    这是一幢建筑面积约80平方米的一层砖混结构的小平房,除安装了两个很不协调的防盗窗网以外,内外无任何装饰,原汁原味。室内墙壁上挂着七转八弯的废旧电线,屋内地面异常潮湿,躺满了鸡鸭粪便,有用的没用的杂物随意占地为王,一片狼藉。我想对户主说说室内卫生和环境治理要求,但话到嘴边又咽下,感觉有些穿越和官僚。

  户主侯跃林,53岁,2006年在建筑工地头部受重伤,开颅手术后痊愈,捡回了性命的同时,也捡回了羊癫疯,经鉴定为二级精神残疾;羊癫疯纠缠他11年,没有将侯跃林这个并不魁梧的男人击垮,2017年,尿毒症疯狂袭来,让侯跃林彻底丧失了劳动能力。家庭的梁柱即将坍塌,妻子吕红叶毅然咬牙扛起了户主的重担。她一边在本地打零工,一边抗击丈夫的羊癫疯,无数次将丈夫从羊癫疯手里拯救回来;一边操持家务料理农活,一边护理丈夫无期的透析;一边照顾即将初中毕业的女儿,一边训练脑膜炎后遗症儿子自食其力的生存本领。命运多舛,让这一家四口超负荷在人生的道路上弓背艰难的前行着。

  “如果没有党的扶贫政策,我们一家人不可能走到今天!”侯跃林、吕红叶夫妇俩说这话的时候,露出了来自肺腑的真实的笑。吕红叶掰着指头向工作队员历数着沾了党的扶贫政策的光:丈夫尿毒症透析医药费全免,家里四口人享受社会救助兜底保障待遇,残疾人两项补贴,教育助学……感恩之情,溢于言表。

    工作队员问他们目前生活的主要困难是什么,夫妇俩果断而异口同声的说:党和国家对我们照顾得这么周到了,没有什么困难!问他们最大的愿望是什么,吕红叶的回答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:通过三年努力,将房屋室内墙壁粉刷拉毛,地面用水泥抹平,更换室内电源线。侯跃林弱弱地补充了一句:我的心愿是羊癫疯、尿毒症跑得无影无踪。

    吕红叶扶着丈夫侯跃林,侯跃林扶着那多余的不锈钢防盗网窗,目送着工作队员们离开自己的家。

    从山顶向山下走一百余米,便来到了侯爱国的家。

  这也是一幢低矮的一层砖混平房,远远看去,与陕北的窑洞别无二致。宅基地十分狭小逼仄,不足一米宽的阶沿下面即是3米高的土坎,阶沿表面是混凝土,混凝土下面的地基多半已镂空坍塌,只剩下2厘米厚的水泥地面凌空挑着,摇摇欲坠地承载着侯爱国一家的重量。因房前无安全护栏,户主侯爱国站在阶沿的最边沿欢迎着工作队员一行,说是欢迎,其实是在安全疏导——不让我们靠近危险区域。我不经意地向阶沿外边挪了一步,侯爱国一把拽着我胳膊使劲往里推,生怕我摔了下去。我问他:你为什么不怕摔下去?这个63岁的老汉子憨厚地笑着:我与孩子们摔过无数次了,有山神保佑着,骨头越摔越硬朗,你千万摔不得呢!

  侯爱国的屋内境况与侯跃林家的款式几乎一样:“过期”的电线蜘蛛网似的挂在墙上,墙体上有好几处因短路燃烧而熏黑的痕迹,幸好家里没有多少易燃物品,不然,房子被烧过好几回了。

  孩子们告诉我,电线时常溅着火花冒着青烟,很多时候就着烛光写作业。对侯爱国的两个孩子来说,台灯和写字桌是不可想象的奢侈品。

  侯爱国是一个命苦的男人。49岁才娶了一个患精神病的女子成家,生育一子一女,在儿子4岁那年,老婆突然离家出走,至今下落不明,生死未卜。从此,侯爱国当爹又当妈。他今年已经63岁,女儿和儿子还只有13岁、11岁,正接受着义务教育。

  多少个夜晚,他在梦里呼喊着妻子的名字,强忍住孤寂的撕咬。七年来,他含辛茹苦哺育儿女,在人前从未流露出苦和痛,也没有丝毫抱怨,乐观的面对丢失妻子的不幸。

    侯爱国心里满满的都是感激:是党的扶贫政策支撑着我走过了最难熬的岁月,我一家三口既是贫困户,又享受了最低生活保障待遇,孩子们读书不但学费全免,还有免费的营养午餐和助学经费。说到困难和愿望,这个比我大6岁的老哥哥握住我的手,真诚地说:国家对得住我了,我心满意足,那些小困难不算什么,不好意思再给国家添麻烦了!谈到愿望,侯爱国低头看着屋前3米高的土坎,憧憬着未来:我还打两年零工,2020年一定把这个保坎垒上来,把安全护栏围起来,迎接孩子他娘回家。他的眼里似乎噙满了混浊的泪花。

  走访结束了,我们走在下山的路上。树木葱郁,空气清新,可是,我们的心情却十分沉重,脚步因沉重而变得缓慢起来。我们一边走一边盘算:仅仅凭他们一己之力,侯跃林、侯爱国两家实现愿望需要时间三年,需要资金各1.5万元。问题来了:侯跃林的重度肾病还能等他三年?侯爱国一家在这三年里总会那么幸运,不会被摔成重伤?这两户贫困户与其他贫困户有些不一样些,户主身上透着特别的气质:自强自立,不等不靠不要,不怨天尤人,不发泄愤懑,常怀感恩之情。工作队员们的心里燃烧着立即替他们负重前行的激情。

  我们在酝酿着一个“无疆大爱”的课题:对于这样的特殊贫困户,除了国家的扶贫政策以外,幸福如我们这样的“另类”人群,应该为他们额外贡献些什么,让他们那最现实也最简单的愿望明天就实现。


在线分享:0
关闭
政府网站找错
湘教QS1-200605-000005 ICP备案:湘ICP备06007413号 湘公网安备 43050302000116号 | 网站地图
版权所有:邵阳市教育局;网站管理:教育局信息办;网站标识码:4305000001 联系电话:0739-5603977
保留所有权利,未经允许,不得复制、镜像 COPY RIGHT©2006-2015 jyj.shaoyang.gov.cn,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:邵阳市教育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