邵阳市教育局
站内搜索:
专题活动
死也不让血腥之手触及清白身体——红色邵阳之女英烈雷瑜
发布时间:2018-06-19 09:28 | 点击数: 字体:【

雷瑜,女,又名雷子平,笔名枕戈,1902年出生于邵阳市大祥区檀江乡台上村。少年就读于爱莲女子师范学校,1922年考入北京女子师范大学。1924年11月,发动“驱杨学潮”。1926年留学苏联,1928年回武汉从事党的地下工作。1929年9月被捕,1930年9月英勇就义,年仅28岁。

      深受蔡锷影响  立下救国之志

1911年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王朝,特别是蔡锷将军在云南发动“重九起义”,领导护国运动。这在雷瑜年少的心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。

 

蔡锷从小拜雷母邓氏为干妈,雷蔡两家同在一条街,往来频繁,亲密无间。雷瑜认蔡锷为干哥哥,雷母邓氏系同盟会会员,擅长讲故事,常常给雷瑜讲哥哥蔡锷将军推翻清政府和讨袁护国的英勇事迹。在蔡锷将军的熏陶与影响下,雷瑜耳濡目染,向往革命,从小就立下了救国救命之志。

女子师范学校学生在读书

五四运动时期,雷瑜就读于爱莲女子师范学校。爱莲女师是-所进步学校,校长蒋昨非中共早期党员、训育主任谢可也是思想进步的积极分子。在校期间,雷瑜聪明伶俐,勤奋好学,成绩优异,深受老师和同学喜欢。1919年五四爱国运动波及邵阳时,雷瑜带领亲属和同学带头剪短发,不裹小脚,抵制日货,经常和同学一块讨论国家大事,阅读从北京、长沙寄来的进步书刊。训育主任谢可说:“雷瑜是很有个性的女子,她性格刚毅,对现实不满,有革命进取心。”

1922年,对于“离经叛道”“不守规矩”的雷瑜,父亲雷惠卿认为不成体统、有伤家风,意欲强迫她退学,并要将她嫁给一个富家子弟,她坚决不从,父亲将她锁在房中限期完婚。她下定决心离家出走,在母亲的帮助下,逃到在燕京大学读书的二哥雷逸民那里,考入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文理预科。

  维护学生权利  发动“驱杨风  

1924年,她在北京女师发动了驱逐反动校长杨荫榆的风潮。是年秋季开学之际,由于南方发大水以及江浙战乱的影响,三名学生没有按时报到,杨荫榆勒令她们退学。这激起了同学们的愤怒和反抗,1925年1月,女师大学生自治会要求驱逐杨荫榆。


  

驱逐杨荫榆的学生运动

5月9日,杨荫榆借故开除雷瑜、刘和珍许广平6名学生自治会成员,女师大学生发表《驱杨宣言》。8月22日杨荫榆率军警强迫学生搬出学校,解散女师大,并打伤雷瑜、刘和珍、许广平等13人。雷瑜愤笔疾书,写了控诉书在京报刊载,控诉杨荫榆之流镇压学生、解散女师大罪行。

1925年参加复校的24位同学合影

在雷瑜等人三个多月的顽强斗争下,1925年底段祺瑞政府不得不恢复女师大,并撤销了杨荫榆的校长职务。因雷瑜在这场斗争的出色表现,被推举为学生自治会的成员和北京学生联合会的代表。1926年2月由夏之栩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        揭露三一八惨案  声讨列强军阀

1926年3月18日,在中国共产党及其创始人李大钊领导下,组织了北京各界群众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游行示威活动。游行群众数万人先在天安门前集合开会,然后到铁狮子胡同段祺瑞执政府请愿示威,要求拒绝8个列强的无理要求。北京女子师大学生自治会长刘和珍、成员雷瑜走在队伍的最前头。当游行群众刚到执政府门前,反动军警竟开枪,当场枪杀游行群众,死47人,伤200多人,刘和珍等人当场牺牲,这就是历史上骇人听闻的三一八惨案

 

游行队伍与反动军警对峙

事后反动政府还宣布把各校40多名学生代表开除出学校。女师大雷瑜、刘亚雄、郑德音、蒲振声4位同学也在开除之列。

    然而雷瑜等并没有被敌人的血腥镇压所吓倒,她坚持战斗,以笔为武器,撰文指斥反动文人陈源以《闲话》一文为敌人开脱罪责,是“颠倒事实,拨弄是非的谣言”。在清明节时,雷瑜又以“枕戈”的笔名写了一篇《哭德群》的悼念文章,愤怒声讨反动派制造“三一八”大惨案的滔天罪行,严正表明自己以身殉国的坚强决心。

学苏联回国  献身革命事业

“三一八”惨案后,反动当局下令通缉雷瑜。19269月雷瑜被北方党组织送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。她一面刻苦读书,一面研究苏联的革命经验。在此她有幸结识了邓小平、张闻天、向警予、乌兰夫、伍修权、杨尚昆等人,并同他们一起探讨革命真理。同志们赞誉雷瑜作风严谨、是非分明、待人热情,是一位可敬的好同志。

1928年秋,雷瑜离苏回国。党中央分配她到武汉从事党的地下工作。此时的武汉已笼罩在血雨腥风之中,党组织遭到多次破坏,牺牲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数以万计。雷瑜按照组织上的安排,不顾个人安危,化名刘李氏和一位化名刘顺民的男同志假扮夫妻,租了一栋房子做为党的地下机关。从1928年秋到1929年9月,她在这里从事掩护过往的同志,印刷革命刊物,散发传单,组织妇女和学生运动,筹集枪弹和药品,破坏敌人的重要设施,铲除汉奸等工作。

1929年9月19日雷瑜不幸被捕入狱,被关押在湖北武昌第一监狱内。敌人知道她是武汉地下党的重要人物,多次严刑逼供,打得皮开肉绽、体无完肤,数度晕死过去。后来在给她干娘的信中写道:“至今风雨阴寒夜,直至天明痛不眠。”尽管她的肉体受到严重的摧残,但仍坚贞不屈,视死如归,回答敌人酷刑的只有三个字:“不知道!”

在狱中,雷瑜团结难友同敌人继续进行顽强的斗争。她抽空教难友学文化、学俄语,唱《国际歌》,宣传革命真理,指出中国富强和妇女解放的必由之路。生活上也尽力关心大家,因此难友们都亲切地称她为“雷大姐”。当她母亲从邵阳来武汉探监时,她向母亲讲述革命道理,安慰母亲不要为女儿难过,要坚强地活下去。

当敌人计尽技穷、一无所获时,于1930年9月22日,以“私设机关、计划暴动、谋危党国”的罪名。判处雷瑜死刑。临刑前她请难友们用针线把她身上穿的衣服、裤子和袜子密密麻麻地缝连在一起,不让敌人的血腥之手触及她清白的身体。雷瑜昂首阔步走向刑场,高呼“打倒国民党反动派”、“中国共产党万岁”的口号英勇就义。

     (中共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“红色邵阳”专栏  罗志元供稿

 

在线分享:0
关闭
政府网站找错
湘教QS1-200605-000005 ICP备案:湘ICP备06007413号 湘公网安备 43050302000116号 | 网站地图
版权所有:邵阳市教育局;网站管理:教育局信息办;接受稿件邮箱:sysedu#163.com;网站标识码:4305000001 联系电话:0739-5603977
保留所有权利,未经允许,不得复制、镜像 COPY RIGHT©2006-2015 jyj.shaoyang.gov.cn,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:邵阳市教育局